永劫无间账号无尘修行故事一览

作者 : 苏铭卡盟平台 本文共6970个字,预计阅读时间需要18分钟 发布时间: 2022-05-11 共54人阅读

永劫无间这款游戏中的无尘即将推出,那么无尘的修行故事都是什么呢?想必大家还不知道,下面一起来看永劫无间无尘修行故事一览。

永劫无间无尘修行故事

永劫无间账号无尘修行故事一览

第一章审问

聚窟洲狱岛的一间地牢内,关押着一名面如死灰的孱弱少年。

“无尘师弟,吃饭了!”

地牢大门被重重推开,一个肥胖的身影出现在门前。

“师弟,你猜师兄给你带什么好东西来了!”来者大呼小叫地向被镣铐锁住的少年走来。

“这是谁,谁干的。”来人走到无尘身前,却见无尘的手腕上赫然钉着两柄刻满符文的阴玉匕首,不禁暴怒,叫嚷起来。

“钟师兄,谢谢你的好意!我正……”无尘艰难地抬起头,被他咬出血痕的苍白嘴唇用力张了张,吐出半句话。

“哼!”

那个钟师兄听得闷雷般的一声炸响在耳边,他循声看去,顿时吓出一身冷汗。原来自己和无尘的师傅,隐族首领万象正坐在无尘对面阴影里的-张石椅上。

万象见钟贰竟呆立不动,便又低声一喝:“出去!”

钟贰如蒙大赦,连忙跌跌撞撞地从地牢小跑出去。

“他对你倒是不错!”万象瞥了一眼钟贰丢在地上的食盒,手指轻轻在石椅扶手上一摁,那食盒就如同被巨力拍下般被压了个粉粹,里面的汤汤水水登时流了一地。

“继续吧!”万象看着眼前这个面无血色的少年,冰冷的说道。

“师尊,我实不知那些通教叛逆为何忽然作乱,似是算准了您不在聚窟洲。”无尘有些焦急地解释道:“徒儿纵有天大的胆子,也不敢包庇那些疯子啊!”

“看来你是想尝尝完整的五行天罚,才肯吐出几句真话!”万象叹了口气,慢慢地说道。

“师尊,不要! !!”无尘想到刚刚师父施展的土、金二刑,不禁心房一颤!

“水浸!”万象似乎有些不耐,他并未等无尘再说些什么,而是翻起右手抬了抬,又轻轻地吐了两个字!

还未等无尘反应,一个凭空出现的水球便将他的头颅完整地包裹在其中。无尘拼命地甩着脑袋,想把这个水球甩开,可奈何水球就像长在无尘头上一样,怎么也甩不脱……

“寄生!”大概过了一柱香的时间,就在无尘快要支撑不住的时候,万象又缓缓吐出两个字。

忽然,包裹在无尘头上的水球化成道道细流,犹如活物般钻进了他的七窍。无尘刚刚脱离窒息的边缘,还没来得及喘上口气,一阵钻心的疼痛又从他身上刚刚受过金刑的伤口处传来。

“啊……”无尘的声音忽然变得惊恐,他看到一株细小的藤蔓竟从自己胳膊的伤口处生长了出来!

无尘虽然早知师尊万象放弃了继续修炼元教的御气之术,转而逆练五行之法,却没想到师尊的功法竟如此……奇诡!让无尘感到可怖的,不仅仅是寄生藤蔓给自己的身体带来的痛苦,更是这些细小的藤蔓正一点点吸纳着自己体内的阴阳二气! 无尘目不转睛地看着自己手背上的皮肤逐渐变得干瘪、苍老,已是连求饶都忘了!

“真火!”

随着万象再次施法,钻出无尘皮肤的那些寸许高的藤蔓忽然呼地一下烧了起来!

“呃……实……”无尘被突如其来的火刑炙烤得放声尖叫,这些亮白的火焰虽然没有灼伤无尘的皮肤,但火烧火燎的痛苦却直达无尘的灵魂深处!就连当初他的魂魄被分离割裂的时候,都没有今日这般难以忍受!

正当无尘觉得自己快要崩溃的时候,身上的火焰却齐齐熄灭。无尘的头颅无力垂下,但他的嘴角却不自觉地抽动了一下,微微扬起。无尘知道,自己终于撑过去了!

万象离开石椅,走到无尘身后,将右手抵住无尘后心。片刻,无尘觉得自己体内已干涸的阴阳二气又逐渐充沛。

“还不说吗?”万象抓着无尘的干枯的头发,使无尘的脸向上仰起!

“师尊,是我的错,是我没能看管好那些通教叛逆!弟子甘愿承受任何刑罚!”无尘有气无力地说道。

“我要听的可不是这些废话!”万象有些失望地松了手!

“元教、觉教、通教本为一体,只是修炼之术不同而已。我们封禁那些通教门人的神通,将他们囚禁在这狱岛上,也只是为了让他们更好地反省曾犯下的错误!”万象又踱回了无尘面前的阴影中,继续道:“我知道通教涂山氏曾对你有恩,但你一味包庇那名逃犯,恐怕对隐族,甚至对这个世界都非幸事。”

无尘听万象的口吻有所和缓,刚想松口气,却又听得万象说道:“也许是我多虑了,不过走脱一名通教弟子而已!可让我想不通的是……”

无尘刚放下的一颗心又悬了起来,他连忙接着万象的话说道:“想必是天海师兄与通教叛逆有了勾结。那些通教贼子才会在您出岛的时候暴起发难!”

“是吗?你是这么想的?”万象盯着跪在地上的这个弟子,问道。

“是,若是没有其他人相助,那个通教弟子不可能逃离狱岛!不说狱岛离最近的岛屿就有近千里远,若无外人相助,以逃跑那人的道行,根本就是插翅难飞!”

“是啊,以她的本事,应该不会是你的对手才是!”万象眸中精光爆射,直刺无尘心底。

“是弟子大意,弟子没有注意到,她的神通居然已经被解封了!她击晕弟子的那一下,在弟子看来,不下千年的功力!”无尘扬起头,他的目光正撞上万象尽是怀疑的眼神,便连忙又大声道:“弟子愿意戴罪立功,追捕通教叛逆!”

“证明自己,给我看看你的决心和能力!”万象阴沉着脸说道。

“是,若是没有其他人相助,那个通教弟子不可能逃离狱岛!不说狱岛离最近的岛屿就有近千里远,若无外人相助,以逃跑那人的道行,根本就是插翅难飞!”

“是啊,以她的本事,应该不会是你的对手才是!”万象眸中精光爆射,直刺无尘心底。

“是弟子大意,弟子没有注意到,她的神通居然已经被解封了!她击晕弟子的那一下,在弟子看来,不下千年的功力!”无尘扬起头,他的目光正撞上万象尽是怀疑的眼神,便连忙又大声道:“弟子愿意戴罪立功,追捕通教叛逆!”

“证明自己,给我看看你的决心和能力!”万象阴沉着脸说道。

证明自己?

无尘的眼角瞥到了自己手腕上的匕首,他咬了咬牙,然后把右手五指捏到一起,又拼命地向左边拉拽自己的右臂。只见铁铐深深地陷进了无尘的皮肉中,而贯穿自己手腕的匕首被铁铐推挤,已开始微微松动……

“啊……”无尘沙哑的叫声再一次在地牢中回荡!

万象目不转睛地看着自己的弟子生生地将右手扯烂,才从铁链与阴玉匕首中挣脱出右腕。然后无尘又用牙齿紧咬着左腕上的匕首,奋力将之拔出。

“够了!”万象袍袖一挥,无尘左臂和脚腕上的镣铐瞬间寸寸碎裂。万象不再去看跪坐在地的无尘,而是转身出了地牢。出门前,他又冷冰冰地扔下一句话:“好生修养,我会推举你参选下任隐族使者!你要尽力取胜,然后将功赎罪!”

第二章规劝

无尘顶着狂暴的寒风,艰难地走在戈壁中,他现在有些后悔穿上星鹿部族大巫这一身繁复的衣物了。

当真是百闻不如一见,这里就是当年无极帝国炎武皇帝利用不朽面具铲平的草原吗?果然是一片不毛之地。火罗国经过了近三百年,才算得上恢复了生机,不知这里要恢复到当年水草丰美的样子,还要过多久。

“你的斗转星移呢?为什么不用?”

在无尘的肩头,一只白翎黑羽的乌鸦正死死地抓住无尘的肩膀,它的羽毛被狂风吹得猎猎作响。忽然,它口吐人言,打断了无尘的思绪。

“我现在是星鹿大巫,不是元教无尘。”无尘刚张嘴就被灌了一口的沙尘,他连忙吓了两口。

“那我不陪你了,你办完事,别忘了给我传消息。”那乌鸦说罢,一鼓翅膀,登时借着风力直接腾上了万丈高空。无尘抬头看着天上的黑点,心中不禁暗道,这羽灵儿如此办事,怪不得会屡受师尊责罚。

又行半日,无尘终于抵达了苍狼部族的营地。在众多苍狼勇士的环视下,无尘大摇大摆地走近了苍狼大巫的帐篷内。

“特木尔,你先出去,姬嫉和客人有话要说。”营帐内一个满头花白的老妪见无尘进来,便轻轻地推了推膝边缠着自己的顽童。

小特木尔一边瞪着大眼睛好奇地打量着来人,一边乖乖地倒退着出了帐篷。

“萨图雅姬媲,我给苍狼带来了一个预言。”无尘双手高举过头顶,以草原上的礼节向端坐帐内的苍狼部族大巫鞠了一躬后,郑重地说道。

特木尔的祖母,也就是苍狼大巫,给无尘倒了一碗酥油茶,示意他坐下说。

“上天降下旨意,苍狼部将会出现一个勇士,他会继承苍狼王的丰功伟绩,再次重现当年的荣耀。”无尘以一种梦呓似的口吻,慢慢地说道。

呼…….

无尘话音刚落,面前的老妪忽然出手,一团风球擦着无尘的鬓角飘了过去,直接吹开了门帘,将外面正偷听的特木尔轻轻地推出了很远。

无尘眼角瞟过,嘴角露出了一抹不易察觉的微笑。

“这是苍狼王当年留下的半幅地图,或许可以指引那位苍狼勇士踏上征途!”无尘说着,从怀中掏出一份略显残破的羊皮地图递了过来。

大巫一见此物,脸色顿时大变。只见她吹了吹帐中火塘里飘起的白烟,便不再说话。直到白烟将无尘与她笼罩在其中。她才开口道:“你不是草原人!”

“元教万象座下弟子,隐族新任使者无尘,见过桓月师姐。”无尘将手中半幅残图放在身前,又大大方方地以隐族之礼重新拜了一拜。

“万象师叔答应过我,不再让苍狼部卷入不朽面具的争夺!”那老妪见无尘自报家门,也直了直原本佝偻的后背,一刹那,她整个人似乎年轻了不少。她逼视着无尘的眼神中,似乎燃着熊熊怒火。

“此一时,彼一时也。”无尘仍是不紧不慢地说道:“这次不朽面具现世的前后事宜,将由我全权负责。另外,万象师尊想缓和三教间的关系,他老人家想请师姐重回聚窟洲,列席长老会!”

“若是这两件事我都不答应呢?”

“那无尘便不得不冒犯了!”无尘似乎早知会得到这样的答案,他细眉一挑,微笑道。

“慢着,我不想在这跟你动手!”

“不劳师姐费心,无尘早听说师姐虽和苍狼一部并无血缘关系,却颇有感情。当然不会在这让师姐露出真面目。”

“乾坤逆转,急急如律令!”只见随着无尘掐诀念咒,一个阴阳阵法将二人笼罩其间。待到桓月再回过神时,发现自己已和无尘一同到了距苍狼部落几里外的戈壁上。

“好小子,居然还有这种手段。”桓月见离得部落远了,便用手一撑,站起身来。此时,她已完全卸下伪装,除一头银丝外,俨然已从风烛残年的老妪化为三十多岁女子的模样。

“不值一哂!师姐,请赐教!”无尘从后腰摸出了一把鹿角匕首,这是他唯一随身携带的武器,毕竟这几年来,他在草原中的身份一直是星鹿部落的少年大巫!

无尘话音刚落,桓月便摸出狼牙匕首猛冲而来,无尘知道自己的这位师姐乃是上次“天地绝灭”前,通教天狼一脉的传人,她手中这把闪烁着寒光的匕首,恐怕也是上古天狼的狼牙所制。

无尘不敢硬接,而是身子向侧面一闪,躲开了这疾风般袭来的一击。无尘本想趁桓月变招不及之时突施辣手,可没想到桓月似乎早已洞悉了他的打算,还没等他出手,桓月已经又一蹬沙地,向后滑出了无尘的攻击范围。

呼…..

无尘感到自己脚下似有一股气在异动,便连忙再向旁一闪。原本他脚踏之处,一道小型龙卷凭空腾起。

呼……呼……呼……

接连不断的龙卷不断地在无尘脚下出现,无尘也连闪数次,就在他还未站稳之时,桓月手中的狼牙匕首已是打着旋飞到自己眼前。无尘折腰下弯,才堪堪躲过,他似是已知晓桓月的攻势一样,用手撑地,借力后翻,又躲过了桓月接回狼牙匕首的第二下回手一刺。

“小子倒是滑溜!”桓月没有继续追击,而是刀交左手,右手凭空一攥。

“不好!”无尘心中暗道。原来桓月等的就是他闪到此处,此时无尘已感到四周狂暴的气流即将向自己卷来。

斗转星移,疾!无尘连忙施法,一个法阵在他的脚下生成。在龙卷把无尘吹飞之前,他的身影堪堪从风中消失……

咻!啪!

桓月急速回身,手中狼牙匕首一挥,打散了从不远处射向自己的一道气刃!

只见无尘竟从桓月身后的另一个法阵中走了出来,他的身后更是跟着三柄阴阳二气形成的宝剑。

啪……啪……啪……

桓月接连不断地将无尘激射而来的气刃打散。

“小子,你还有什么……呃!”

正当桓月以为自己已将无尘的气刃全部打散的时候,一道气刃竟从她身后无尘逃脱的那个法阵中射了出来,直接贯穿了自己的腹部!

“抱歉,师姐!我早已算出你躲不过这一下!”无尘看着桓月恨恨的眼神,却微微笑道:“希望你回到聚窟洲上,莫要在师傅面前说我坏话才是! ”

十余日后,苍狼部落传出噩耗,大巫萨图雅因嫉魂归苍天。

第三章

怪不得有些族人们离开了聚窟洲,便不愿再回去。

无尘站在山坡上,看着地平线上的太阳从海中冉冉升起,心头忽然冒出了这样的念头。在离开聚窟洲的这几十年中,无尘渐渐地养成了一个习惯,每到一处,他都要看看当地的日出。

无尘又回头看了看凌晨的妖谷,是隐隐约约觉得有一丝熟悉的“气”吸引了他的目光。

果真在此,看来传说神话中总还是有几分真实。

在那细若游丝般,在妖谷深处跌跌撞撞地向外移动的“气”后,一股浓密的紫雾整紧紧跟随,似乎想要将那“气”吞进腹中。

“胡桃,快跑!快!”

无尘听见妖谷深处,一个苍老的声音声嘶力竭的喊道。

看来是我露面的时候了。无尘见那“气”忽然停住不动,便再不迟疑,纵身一跃,正挡在了浓重的黑紫色的妖雾前方。他回头看向那一丝“气”,原来那是一个八九岁大小的女童,刚刚想是被石块拌了一跤,现在正趴在地面上,不省人事。也好,现在对你来说还为时尚早,就让我送你一程。

无尘口中念念有词,小女孩的身下,一个阴阳法阵迅速浮现。

这时那浓得犹如实体的妖雾忽然像受到什么刺激一般,疯狂地向着那个女孩席卷而去。

无尘也不阻拦,只是身子一转,任那妖雾擦着他的衣角飞过。

“抱歉,八岐子前辈,我还不能把她留给你。”无尘理了一下自己的鬓发,转头微微笑道。

那地上的阴阳法阵忽然华光大盛,直晃得人睁不开眼,就连那妖雾也被逼退了几分。再看那小女孩已经瞬间消失得无影无踪,再也不知去向。

那妖雾猛然倒卷,疾速地向妖谷深处缩去。

“前辈难道是恼我搅了好事,所以也不邀请我去家里做客吗?”无尘又冷笑了一声,紧跟着那股紫黑妖雾向妖谷深处奔去。

妖谷之中妖气弥漫,各种活物被妖气浸染得诡异至极,让人看不出它们原本是什么模样,但无尘并不觉得恐怖,这些变化反而让他啧啧称奇。虽然他早有耳闻,当年八岐子在日轮三岛上做了什么,但在亲眼所见之后,无尘不禁有些佩服那位传说中的天才前辈。通教的法门加上不朽面具的神力,竟能将山谷中的生灵扭曲至此。若是当年让八岐子成功了,这个世界究竟会呈现出怎样的风景呢。

可惜,永远没机会知道了。

越往妖谷深处走,那股黑色雾气却变得越淡。

“晚辈无尘,拜见八歧子前辈。”无尘整理了一下衣衫,煞有介事地朝谷中深施一礼,朗声说道。

“小子,快…跑…”妖谷中心的一株参天大树下,又传出了先前那个沙哑,苍老的声音。

无尘信步向永劫无间辅助声音来处走去,原来是一位穿着日轮国大阴阳师服饰的老者。

“看来左近大师有些吃力呢。”无尘眯起了眼睛,看着盘腿坐在树下,拼命催动着怀中阴阳勾玉力量的老者。

老者勉强抬起头,他看向无尘的目光已有些涣散。他张了张已经憋成紫色的嘴唇,还未等他说话,忽然一蓬黑雾从老者的嘴中喷出。“原来你想将这大妖封在自己的体内,虽然有阴阳勾玉加持,可就凭你,想封住八岐子前辈的一缕魂魄,也无异于痴人说梦啊。”

无尘不疾不徐地绕着那位老者走了三圈。他一边看着谷中石壁刻着的斑驳咒文,一边对那老者说道。

此时,大阴阳师土御门左近的脸上已被浓厚的黑雾覆盖,黑雾下,他面容扭曲,几近疯魔。

“八歧子前辈,刚刚那小的你没留下,这现在这老的你也夺不走。”无尘转到土御门左近的身前。虽然那大阴阳师的整张脸已成紫黑色,但无尘仍是颇有自信的说道。

突然,原本土御门左近紧闭的双眼一翻,他的整个眼珠竟然都已变成了黑色。与此同时,土御门左近张开大口,一条蛇状黑气,奔着无尘的面门直袭而来。

无尘闪身后撤半步的同时一挥袍袖,便在他身前凝成了一道阴阳气旋,而那黑雾竟被气旋牢牢吸住,寸进不得。

只听土御门左近口中呜呜有声,忽然他枯树皮一样皴裂的脸朝天仰起,他的嘴角也像是被巨力撕开一般,直扯到了耳根。

“呼……”

紫黑妖雾从土御门的左近的嘴中源源不绝地冲了出来,在半空中凝成了一条漆黑的巨蛇,巨蛇身如滚滚乌云,在它胸腹之间,一道若有若无的黑气正连在无尘所施展的阴阳气旋之上。

“前辈出了门,是着急送客吗?”无尘向前一探手,便将土御门左近手中阴阳勾玉抄了过来。他右手擎着勾玉暗暗运劲,左手维持的气旋猛地增大了几分。

只听那黑蛇发一阵狂吼怒号,身子飞卷,以雷霆万钧之势,重重地撞在气旋之上卡盟辅助

“噗!”

无尘如同被巨石砸到胸前,两眼一翻,吐出一口鲜血。

“前辈太客气了,小子实在承受不起。”无尘将阴阳勾玉置于气旋之中,只见那勾玉也随着气旋逆向而转,被气旋吸住的黑雾竟被一点点的消磨,变得越来越透明。

那黑蛇头颅之上,血红双眼忽然目射凶光,瞪向无尘。随即黑蛇翻腾飞卷,狰狞地冲着无尘电射而来。

无尘眼前一花,猝不及防间已被那黑蛇紧紧缠住,那黑蛇虽然是那妖雾凝聚而成,有形无质,却勒得无尘呼吸不畅。就在无尘被缠得神志不清之时,感觉倒有什么东西正往他脑中涌来。

“哧!”

无尘咬破舌尖,吐出鲜血,拼命挤出一个字。在他的背后,一道阴阳二气凝成的巨型气刃忽然出现,随着无尘右手捏成的剑诀,重重地刺进了巨蛇的七寸处。

“晚辈的庙小,容不下前辈这尊大神。”无尘身子蓦然一轻,又恢复了刚刚的从容淡定。

“前辈不如还是回到这位左近阁下的身体里吧。”无尘说罢,又将气旋连同阴阳勾玉塞回了土御门左近的怀里,就在同时,他刚刚围着左近绕的圈竟变成了一道阵法咒文。

土御门左近原本紧闭的双眼忽又睁开,他想从已撕裂的嘴中说话,却什么也说不出来。只见以他的脐下为中心,出现一个三人合抱宽的阴阳气旋,片刻功夫,便将刚刚还凶顽得不可一世的黑蛇吸了进去。

“隐族元教弟子无尘,借你魂魄一用……”无尘话音刚落便重重倒在土御门左近身侧。

“无妨无妨,左近公不用担心,我早已算到今日有此一劫。”无尘看着低垂着头,目光迷惑中透着担忧的土御门说道。“我救不得你的性命,但你孙女应该无恙,我知道你好像有很多问题,正好现在有时间,我可以给你讲讲。”

他身边的土御门左近眼睛缓缓闭上,头往下一坠,再无生机。

    本文内容来源于网络,不代表苏铭卡盟平台立场,转载搬运请注明出处!如若本站内容侵犯了原著者的合法权益,可联系我们进行处理。
    苏铭卡盟 » 永劫无间账号无尘修行故事一览

    常见问题FAQ

    为什么选择苏铭卡盟?
    十年老品牌,售后无忧!
    苏铭卡盟优势是什么?
    因为我们价格低廉